您的位置:银河国际平台 > 影视前线 > 唯独抚平不了心上的伤口,生活在90年代的纽约

唯独抚平不了心上的伤口,生活在90年代的纽约

发布时间:2019-10-11 20:19编辑:影视前线浏览(176)

    5.23

    周日看《时时刻刻》,The hours.讲的是3个不同时空的女人却同样孤寂的故事。
    联系她们的是桃乐威夫人。介绍上说,桃乐威夫人就象《Rebecca》里的Rebecca一样,不曾出场却暗中控制着人物的命运。
    平静的悲伤。很压抑的电影,但是我看懂了。
    时光可以抚平任何事情,唯独抚平不了心上的伤口,因为这是水的源泉。
    已经习惯在周六或周日去看一场电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虽然也有电脑,虽然也有电影,但是没有静下心来思考的心境。
    开始喜欢在黑暗中一面看银幕上的人悲欢离合,一面捕获自己瞬间的情绪和思想。然后拿起笔写下来。
    看The hours时,随手拿起笔来,随手写下来。黑暗中看不见,字交叠错层,而且居然拿了只红笔。影片结束后,无可抑制的悲伤,一低头看见满纸的红字,触目惊心。
    有这样一句话,你可以不去做你不想做的事,但你不得不face the hours.
    然而我们抓不住流光。
    梅丽尔•斯特里普的演技当然不必说了,她饰演的虽然是蕾丝边,但她如此自然,让人觉得蕾丝边才是正常的。
    朱丽安•摩尔饰演的劳拉,表面上看是幸福的女子,有美满的家庭,但她一直陷于无人理解的苦闷里。片中她的儿子问:如果不做蛋糕给爸爸是不是就表示他们不爱他?她顿了下,无奈的说:是的。
    最让我惊讶的是妮可•基德曼。之前听说这部片,完全是冲她的名气来的。但我看完全片也没发现妮可•基德曼,这个金发美女,我看到的全是真实的灰色。而她居然在里面饰演弗吉妮娅•伍尔芙。里面的弗吉妮娅有一种病态的美感,是深沉阴郁的美,是个过于智慧的女人,所以她一直不幸福。居然是她。我在电影里完全没有看出是妮可•基德曼,她在我心里的金发女郎大花瓶的形象彻底打破。
    电影里的小孩子都有犀利的眼光,比如劳拉的儿子,比如弗吉妮娅的侄女。犀利得让人害怕……比如
    小女孩说:我们死后要去哪里?
    —“去我们来的地方。”
    —“可是我忘记我从哪里来的”
    弗吉妮娅一个战栗,怔怔,“Nor do I.”
    在网上搜索介绍,原来讲的是弗吉妮娅•伍尔芙的故事。这一年已经有N次遇见这个人名了,只知道她是个很有名的女作家,搜索了有关她的资料,更能体会电影里的孤寂了。很想看看她的书,很想触摸这个孤独女人的心。

    (1)
    三个不同年代的女人,在时空的交错中,因为同一本书《戴罗薇夫人》而在冥冥之中联系在了一起。
    弗吉妮娅•伍尔芙(妮可•基德曼),是这本书的作者,生活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才华横溢却终日饱受精神折磨,在现实和虚拟中她体验着两种不同的人生,也承受着两种生活对撞产生的不同调和的痛苦与折磨。在经历过数次精神治疗和自杀后,她和的丈夫从喧嚣的伦敦搬到了郊区小镇里德满,希冀自然或许可以让精神舒展,让心性变的柔和。
    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生活在二战后的一个中产家庭,生活富足,有忠诚善良的丈夫,一个六七岁的儿子理查德,还怀着一个6个月大的孩子,家庭主妇的生活平静而又祥和,却在某一天,因为这本《戴罗薇夫人》,内心发生了激烈而不可遏制的绝望,在丈夫生日的这一天,像往常一样,她目送丈夫上班,平静的做好生日要用的蛋糕,把孩子送给邻居安顿好,开车去了一家宾馆,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
    克拉丽萨•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生活在90年代的纽约,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此刻她正过着戴罗薇夫人一样的生活,她喜欢阳光照进家里的温暖,喜欢清晨的鸟鸣,喜欢花店里的花香,有同居十多年的女友,有一个已经上大学的养女,还在照顾一个同样才华横溢、心思细腻、感染艾滋病而生活无法自理的昔日恋人-理查德。这天早上,她心情愉悦的去市场买了花,她要准备一个六十人的聚会,邀请所有理查德的朋友为他的诗集获奖而庆祝。
    生活庸常而又柔和,看起来一切正常,正常到连最亲的人都没觉察出任何异样,正常到即使这三个女人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她们的命运会被推向哪里。因为这一天,他们的内心深处,突然被生活中的一些琐碎所触碰,那些深埋在心底或潜意识里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压的她们喘不过气来,他们必须要试着去面对自己内心的惊涛骇浪。生活猝不及防但又不容置疑的把她们逼到一个墙角,非要让她们回答,这样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2)
    影片改编自迈克尔•坎宁安的同名小说,执导这部影片的人,在6年后的2008年,执导了同样瞩目的《朗读者》,可是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 凯特温斯莱特 和 迪卡普里奥 的《革命之路》。就像《革命之路》说的并不仅限于婚姻,《时时刻刻》试图呈现的也并非只是女人。在对这部影片关于隐喻,女权,自由,意识流,生命意义,人生真谛,哲学等宏大主题的探究和解读之外,我猜想导演更多的仅仅就是想刻画生活里那些让人崩溃的每一个瞬间,因为这才是容纳这些概念的、有触感的实实在在的生活,并把这种生活具象在琐碎,瞬间,或某时某刻里。
    就像这部影片的名字《The hours》-时时刻刻。
    (3)
    还有生活中无可逃避的镜像。
    每个人都像一面镜子,看着你,照见我们自己。
    弗吉妮娅•伍尔芙羡慕自己在伦敦的姐姐,羡慕她能与世俗的无缝连接、并心满自足的自由生活,自己在里士满小镇的生活把她压的喘不过气来,她想去繁华的伦敦去感受城市里的激烈,又清楚的意识到,正是那种激烈导致了她现在的精神疾病。而在姐姐的眼里,妹妹是幸运的人,因为她可以同时体验两种不同的人生。
    劳拉•布朗羡慕她自信的女邻居凯蒂,她和丈夫的感情那么好,他们有很多朋友,他们的日子过的丰富多彩,热烈浪漫,她大方的“嘲笑”劳拉,怎么可能连人人都会做的蛋糕都做不好,实际是表达亲近。她聊起自己丈夫的生日都是在俱乐部里和一帮朋友一起过。生活很好,她说。的确过的很好,她强调。没什么不满意的,她再次不容置疑的强调。可当她没话找话问桌上的《戴罗薇夫人》讲一个什么故事时,劳拉说,“讲述了一个自信的家庭主妇在娴熟的举办一场聚会,所有的人都没觉察出她有什么变化,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听完,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告诉劳拉,她的身体里长了一个东西,需要去医院做病理切片,她觉得劳拉怎么看都是一个幸福的人,她羡慕劳拉儿女双全,她觉得有孩子的家庭才算完整。但她很快收拾起自己的失态,自信的走出劳拉家。“会没事的”劳拉安慰她。“当然,能有什么事”。像来时一样,她优雅自信的走出了门。
     克拉丽萨•沃甘与其说是在守护昔日的恋人理查德,不如说,她守护的其实是理查德身上所展现的天才。与理查德短暂在一起的日子成了她日后最美好的回忆,她一直活在这种回忆的假象里,她邀请了理查德的前男友路易斯来做客,却在真正见到他时崩溃的无法自制,他的出现让她不得不面对 “她的恋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眼前这个人” 这个事实,她一直想要的东西其实只维持了短短的一个暑假,她一直默默的取悦式付出,过着其实并不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当她听说路易斯说他后来还曾经回到过曾经租住过的小屋时,彻底崩溃,因为面对现实,路易斯敢,而她想都不敢想。然而路易斯却告诉她:“我和他分手后,独自登上一辆火车,穿越了整个欧洲,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自由”
    这个世界上就两种人,提醒者,煎熬者。他们羡慕彼此,而各自又被彼此羡慕的东西所禁锢,而不惜一切试图逃离。
     
    (4)
    1941年的一天,始终在探究生命意义的弗吉妮娅•伍尔芙终于还是自杀了,她从容的走进苏赛克斯郡河中,她对自己的的丈夫说,只有我走了,你才可以经营你自己的人生。她的丈夫一直活在恐惧中,害怕她的不辞而别,她和他的一样恐惧的是同一件事,也是害怕找不到自己。
    决定在酒店的劳拉,拿出安眠药,抚摸肚子里的孩子,终于在近乎崩溃的最后一刻改变了注意,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孩子生下的当天他就离家出走,去了遥远的异国加拿大,而她那个天性敏感,具有先知天赋的孩子理查德,从小就生活在可能随时失去母亲的恐惧中,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很多年之后了。
    而在纽约生活的克拉丽萨,在她去接理查德去参加聚会。理查德告诉她,这么多年他一直是在为她而活,这一次他要决定真正为自己而活,说完,头一歪从楼上跳了下去。他用死的方式实现了为自己而活的最后目的。他成全了自己,也真正让克拉丽莎得以解脱。
    直到聚会的最后一个客人到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理查德就是劳拉的那个天性敏感的小儿子,他在自己的新小说里把抛弃他和妹妹的母亲写死,但在临跳楼之前,他端详自己母亲的照片,或许是一种与母亲的和解,可能他终于明白,自己和母亲是一样的人,他用这种认同表达了自己对于母亲抛弃他的理解。
    是老年劳拉的话,让克拉丽莎真正理解了理查德死,理解了劳拉对家庭的抛弃。“能说后悔是一件多么轻松美妙的事情,但当你无从选择的时候,说后悔和遗憾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是你能承受多少罢了”。又补充说,“可能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抛弃自己的两个孩子可能是一个人所能做出的最恶劣的事情,但对我而言,我只是在活着的生 与 活着像死了一样 之间,选择了活而已”。听完劳拉的话,克拉丽莎像被闪电一样击中,她终于懂了,放下了,她从来没有如此这样解脱和释放过,这一场戏里,影后梅里尔斯特里普把克拉丽莎的表情变化演绎到让人惊叹的地步。你甚至能从她的表演当中感受到,理解和真正的懂得之间,原来可以如此不同。
    (5)
    总有这样的时刻,一种情绪猝不及防的溜出来,可能是下班正在等地铁,可能是饭烧到了一半,可能在工位上正安排今天的工作计划,可能在准备明天的工作汇报,还可能在清晨被闹铃惊醒的一刻,你睁开眼,想到人生阶段该完成的任务都没有完成,理想无法实现,失去的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得到,已经得到的却不能引起自己丝毫兴趣,你为这些现在看来并不重要的事情耗尽了太多时间,而自己最想得到的那个却没有得到,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成为你的寄托,爱人不行,孩子不行,钱更不行。你可能并不太清晰你到底想要什么,但你很清楚你不想要什么。你听到脑海中的声音在质问你,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意义是什么。
    然后你开始想:
    “人不就是为了爱我们的人活着吗”
    又听到有一种声音说:
    “人应该为自己而活”,
    弗吉妮娅•伍尔芙在最终选择投河自杀后告诉自己的爱人,亲爱的伦纳德,逃避生活永远得不到内心的安宁,要直面人生,了解它的本质,认清它并热爱它的本质。然后学会放下,再从中得到解脱。永远记住我们之间的岁月,永远记住我们的爱,记住那些时时刻刻(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nd last , to know it ,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to put it way. Always the years, always the love, always the hour)
    她和劳拉一样,活的像一个真正的人。
    致敬那些不管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依然敢于直面生活的人。
    羡慕那些不执拗,不执著,天性随和的人。
    更要祝福那些依然还在挣扎的人。

    本文由银河国际平台发布于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唯独抚平不了心上的伤口,生活在90年代的纽约

    关键词: